神彩争霸注册

||||

神彩争霸注册

比较文学室“比较文学基础与前沿”讲坛第一讲《文化和媒体研究》

 

(董炳月教授与全室师生亲切交流)

 

 

为了更好响应与落实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科教融合”理念,深入探索研究所科研优势能切实影响到社科大莘莘学子,加强师生互动及对学生的专业培养问题,在文学所领导的关心与支持下,社科大文学院首位特聘教授董炳月研究员以比较文学专业为试点;以自己的专业团队和科室——比较文学研究室为依托;以比较文学室所有学生(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为授课对象,策划和组织了以“比较文学基础与前沿”为主题的专业授课活动。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的比较文学研究具有悠久、辉煌的传统。文学所首任所长郑振铎先生的文学人类学研究,在中国比较文学研究方面具有开拓性。钱钟书先生的《谈艺录》《管锥编》等名著,是20世纪中国比较文学研究的杰作。1990年,文学研究所的“文艺新学科研究室”更名为比较文学研究室。研究室团队在中日关系、东亚思想及翻译领域,文学人类学、比较神话学领域,一直保持国内领先地位。欧美汉学研究曾起开疆辟土之"功,文化研究与族裔研究是新近亮点。近年来,研究室进一步形成聚焦中国比较文学之"中国性探索的研究梯队,全室围绕早期中国、现代中国、当代中国的重要文化现象提出系列比较文学研究的命题和观点,成果丰硕,参与众多的海外交流及相关学术活动,有着广泛的学术影响。目前,比较文学室在中日研究和文学人类学两个方向招收研究生。

如何让本室所有研究生、本科生、以及其他专业有兴趣的学生们能全面了解研究室各位老师的治学精华?如何让文学所的学术传统与学术优势能真正浇灌学生?经过董炳月教授与全室科研人员的充分讨论,决定每月开展“比较文学基础与前沿”讲坛活动。具体由研究室每位老师轮流授课,配以学生提前阅读参考书目,集中讨论,有兴趣者交心得报告等方式来促进学习。

    20201110,讲坛第一讲开讲。郑熙青老师在文学所第二会议室为大家讲授《文化和媒体研究》。

 

(郑熙青老师在讲座)

 

郑熙青老师在北京大学获文学、经济学双学士学位。2009在美国爱荷华大学文学硕士学位,20166获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是国内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新锐,活跃于文化研究圈。比较室全体研究生、董炳月教授指导的四位本科生、当代文学的博士生、古代文学的硕士生一起参加了讲课和讨论。

当天的讲座活动分为四个部分。一大早,同学们陆续来到研究室,董炳月、谭佳、颜淑兰等老师分别与同学们交流,询问各位同学的学习与生活情况,重点与各位同学交流了如何阅读的问题。

上午10:0012:00,讲座正式开始。程玉梅、谭佳、颜淑兰等老师全程参加。董炳月教授首先致辞,鼓励和肯定了各位同学的积极热情。郑熙青老师的讲座由两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重点讲授比较文化与比较文学研究的关系;第二部分,郑老师结合自己的粉丝文化研究,介绍了媒介研究的途径。

    中午,在董炳月教授的安排下,比较室学科经费统一为室里的研究生和本科生提供餐补,师生们一起赴社科院自助餐食堂用餐。

下午的活动分为两部分。首先,就上午讲座内容,听会学生们依次向郑熙青老师提问,师生们展开热烈讨论。然后,硕士二年级学生王伟做了近期读书主报告。针对她的PPT制作,发言内容与技巧,谭佳老师进行了点评与总结。

    整天活动持续到下午530才结束,同学们结伴而回,安全抵达校区,本次比较文学学术论坛圆满结束。下次讲座将由在日本著名大学早稻田大学取得博士学位的颜淑兰老师主讲。

 

 

【附:讨论概要】

 

《文化和媒体研究》

 

郑熙青老师首先讲述了美国比较文学界的状况。

美国的比较文学系不是英文系的下设专业,它有专门的比较文学系,学生在其他系(人类系、东亚系、历史系、英语系等)选课,这点和中国的比较文学学科设置有很大的不同。由于学科整合是美国学界的大趋势,美国大学各个系的界限没有那么清楚。如何看待比较文学的文化转向?郑老师认为这应该和整个社会的关注趋势有关,学术界的关注点已经转移到下层的日常生活。针对在世纪初较为火热的“比较文学学科之"死”的问题,郑老师指出当初提出这个问题的苏珊·巴斯奈特只是指的是那种老式的、欧洲中心主义的比较文学学科的死亡,而作为跨文化的、超越“欧洲中心”的新范式的比较文学却蓬勃发展。

郑老师接着梳理了文化研究的脉络。郑老师认为,文化研究与西方马克思主义在20世纪的发展密切相关。法兰克福学派的文化批评是另一个脉络的大众文化的研究,其众多代表人物中的阿多诺和霍克海默以“文化工业”来批判大众文化。郑老师指出文化批评视角往往从文化工业的产品内容来解读它的受众,而非真实地观察受众,造成很多想当然的结论,这无疑是该学派的局限之"一。与之"相对应的英国文化研究学派,以理查德·霍加特和雷蒙德·威廉斯对于英国工人阶级文化的研究为重要的节点。郑老师介绍,当代文化研究的理论来源是多样的,除了西方马克思主义之"外,还有以德里达为代表的后结构主义;以朱迪斯·巴特勒为代表的女性主义;萨义德为代表的后殖民主义等理论。

关于媒介研究,据郑老师介绍,通常指是包括电视、广播、出版、网络等的研究。这些媒介研究是继电影研究之"后产生的,从电影研究获得非常多的研究视角和研究方法。例如,电影研究是不光关于文本的研究,还涉及到工业文化、消费广播等的研究。

在郑老师报告的第二部分,她着重介绍了她所关注的粉丝文化。粉丝文化起源于当代流行文化、电视、电影。郑老师指出粉丝文化研究至今经历了三代的发展历程,当代粉丝文化研究最重要的奠基人是亨利·詹金斯,以他为代表的第一代研究者中充满了对粉丝的美好想象和表达,他们认为“Fandom is beautiful ”。第二代研究者认为不应该将粉丝圈作为乌托邦反抗者形象典型化,因为和所有其他社群一样,粉丝圈也有黑暗面,粉丝圈作为社会的缩影,充满了社会内部的等级制度和争斗。在第一代争取到了粉丝研究的合法性之"后,需要更全面的展现。而到了第三代研究者,他们对于粉丝的议题更加多样化;角度也多样化,国际化。郑老师接着指出了几个理解粉丝文化的关键词:“Aca-fan”是指学术粉丝,这种身份具有粉丝和学者的双重性;“文本盗猎”是指读者和作者对文本所有权的争夺;“参与式文化”是指观众和读者不再是观望的一方,消费者反过来可以参与文化。如何理解粉丝文化的核心论点和思路?郑老师介绍,粉丝文化研究中有几个常见的分析思路,其中包括“反抗”叙事,即读者们会在重读的基础上对原作和作者进行反抗。其次是性别化的叙事,认为男性读者和女性读者在观看故事的时候关注点往往有异,女性读者会代入个人反馈,注重人物关系,注重情感联结,因而在对故事的理解上会存在基于性别的差异和冲突。这样的冲突会体现在对故事类型(genre)的定位上,这个概念并非稳定,很多时候需要读者对内容的选择概括和反馈,而不同性别的观众时常会导致对类型的定义产生争议和偏差,也会体现在制作方和粉丝的矛盾上。

最后,郑老师以实例来分析粉丝文化,尤其是当下的媒体环境已经发生了极大变化后,主流媒体表达中对粉丝的表现出现了怎样的变化。例如,在英国电视剧《神探夏洛克》第三季中,该剧承认了粉丝的存在,大量引用了粉丝在网络上的讨论,也调侃了粉丝。郑老师认为,这一方面表示影视制作者和观众的距离正在缩小,粉丝有限地进入制作决策,制作者在作品中也使用了粉丝的形象,但另一方面也证明粉丝很难得到制作者的全然尊重。

 下午,针对郑老师的精彩报告,师生们都踊跃回应。董炳月老师指出:郑老师的粉丝文化研究可以将学术研究的思路打开,带了许多新的思考。我们现在谈的“耽美”,这个词语从日语到汉语有一个词汇的转变,日语中是唯美主义,从耽美再去看浪漫,日本的浪漫派与郭沫若的浪漫就非常不一样。郑老师指出,“耽美”这个词,它在日文中的原意唯美主义,而为什么在中文中变成了女性想象男性同性恋故事的意思呢?是因为日本在70年代时以“花之"二十四年组”为名的一群女性漫画家,她们画了很多关于美少年之"爱的漫画,在这些作品中就体现了那种唯美的、敏感的、颓废的因素。书店不知道将那一代漫画家或者相关的文学写作的作品放在哪个类目下,于是就给它们起了一个名字叫耽美。在非常短的一段时间内,日本人称这些作品为耽美。这段时间内,耽美第一次翻译到了台湾,后传到大陆,语意和语境变化非常复杂。现在会用“唯美主义”来抬高耽美的身份,这也是布尔迪厄说的“文化资本”的功用“耽美”就是从其词源中借得了文化资本。

博士生吴鹏提出,网络热词“女装大佬”能否用文化研究的视角去发掘?郑老师认为女装大佬是一个比较典型的酷儿文化研究案例。当你发现无法用任何现有的性别秩序里面的理论套用在一个现象时,你可以去从酷儿研究切入,对与当下主流性取向、性想象不一致的现象进行研究。Queer Studies有非常多的研究方向,朱迪斯·巴特勒最常用的一个观点是“性别是一种表演”,即performative,也译作“述行理论”。在1990年巴特勒出版了一本《性别麻烦》是该领域重要文献之"一。酷儿研究也会运用于研究一些粉丝文化中关于跨性别扮演、跨性别想象的现象。郑老师指出“表演”的问题在“女装大佬”现象中是很核心的。本科生孙嘉提出应如何看待网络上的梗在社会群体有一种病毒式的传播能力?郑老师认为这种现象可以简单地以鲍德里亚的“拟像”理论来比附,在后现代社会中不存在原真的东西,所有的现象都是“拟像”。梗,在英文中叫做meme,中文翻译成模因,meme像基因一样自己可以生殖,通过人们的话语传播与更新。

硕士生王伟提出学者粉丝既是学者又是粉丝,那么在研究时他如何能做到学者身份与粉丝身份的平衡。类似于人类学家在对原始部落做田野调查的时候,始终带有自己的学历背景,即使他深入进去,但也很快出来,学者粉丝是如何自如地参与到研究中去。郑老师拿她个人的经历举例,指出Aca-fan的身份问题更多是研究伦理要求,为谁说话,争取谁的利益是学者粉丝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古代文学室硕士游玮以孔子形象在中国历代的演变为例,提出该形象演变的过程背后有权力政治的塑造和建构,而“耽美”这种现象更多是网民的狂欢,权力和政治因素在当代文化中的影响力被削弱。郑老师指出政治在当代网络生活中无处不在的,人类的创作欲望是无法熄灭的,人类一定会找到办法来表达自己。 

在论坛的总结环节,谭佳老师认为文学研究者应该享受自己的研究,不管研究对象是什么,享受其中才能走得更远,更久。这次论坛,可以说是社科大“科教融合”背景下的率先行动,这在社科院文学所的科教上具有重要意义。

作为比较文学室学术论坛的第一讲,此次由郑熙青老师主讲的“走进文化和媒介研究”报告圆满结束,取得了预期的良好效果,得到了众多师生的广泛参与。让我们期待比较文学室学术论坛第二场的召开。

  

                      

 

 

 

 撰稿人: 邢光耀(比较文学室硕士一年级学生) 

  20201115